五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0 04:19: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玉环是家中次子,上有一个哥哥,下有一双弟妹。父亲生前曾在村里担任村干部,因为人敦厚,在村里颇得人心。大哥张民强很早就到县城从事粮食生意,生活也能自足。在张民强的记忆里,弟弟张玉环虽然仅有小学文化,但是做事细致耐心,“干起农活来,是姊兄弟妹中最好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保刚离家后去过好多城市,工地上搬砖、在模具厂里捣原料浆,他都干过。也被人骗过几回,但他说起这些还是挺自豪的,“在外面能交到朋友,不像在张家村,所有的人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们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宋小女可以选择,她无比希望时间能够倒回1993年,甚至更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谁知,手术并不成功,还连带着造成了膀胱破裂,只能再挨一刀。直到现在,宋小女的小腹上还留有三道深深浅浅的疤痕。膀胱破了,在修复手术前,宋小女每天得穿纸尿裤度日,苦不堪言。她又一次不想活了。她开始不吃饭不喝水,吴国胜拿她没办法,只能说道:“你要死可以,那你想过张玉环没有,要不你去看看他,如果他也同意你死,那你就去死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小女连县城都没有出过,要到外省打工,对她来说,实在太难了。但没办法,她需要钱。1994年春天,她跟着同村的老乡一起,坐上了去深圳的火车。硬座车厢里,她对着车窗,低声哭了一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牢狱之灾,张玉环和宋小女本该拥有安稳幸福的人生。1993年10月24日,同村年仅6岁和4岁的张振荣、张振伟两兄弟忽然失踪。一天后,他们的尸体被发现在距离凰岭乡“六六”林场200米处的下马塘水库内。经过勘查,警方初步认定,张振荣、张振伟之死系他杀。南昌市公安局于1993年11月10日作出的法医学鉴定书证实,张家两兄弟均为死后被人抛尸入水,张振荣为绳套勒下颏压迫颈前窒息死亡,张振伟系扼压颈部窒息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天后的10月27日,张玉环被埋伏在村里的便衣以“问话”的名义带上了警车,此后再也没有回来。宋小女眼睁睁看着警车开走,她追着车跑了好一段,最终还是没有追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长大确诊尿毒症 养父母因家贫无力负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十多年后,张保仁自己成家生子,他才体会到宋小女当初的苦衷,“她真的是没有办法,我现在也有一家三口要养,我一天不工作,他们就要饿肚子,当时还太小了,不能理解妈妈的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小女被亲人们架着,抬上了120救护车。大儿子张保刚不停地用手揉搓着母亲发麻的四肢,闻风而来的女邻居用食指和中指指关节在宋小女颈部用力猛掐。没几下,她的脖子就被掐红了,透出两小块紫红色的“痧痕”。躺在救护车上,宋小女累得说不出话,她不时鼓起腮帮子,随后大吐一口气。